幼儿园“只招干部三代以内直系子女”,又得“拼爹上学”?

  ●特约评论员 舒圣祥(安徽)

  闽南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于10月22日发布公开信息称,该幼儿园面向芗城区招收100名小班适龄儿童,报名截至10月28日。招生信息指出,报名需满足“区直各部门,各镇街、金峰管委会在编在岗的干部其三代以内直系子女”的条件。申请需提供经单位、编办审核盖章后的在编在岗证明、个人工资审批表、身份证、户籍材料等。

  据界面新闻报道,10月24日,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直机关党工委发布情况说明,称因该幼儿园重建后规模扩大,学位有所增加,拟将剩余学位用于招收芗城区现役军人子女、公安英烈和因公牺牲伤残公安民警子女、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人员子女、高层次引进人才子女、台商子女、在编在岗干部子女六类对象。

  芗城区直机关党工委表示,经听取媒体和网民意见,决定不将干部子女列入上述招生对象。

  一个幼儿园的招生公告,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关注,全因其只招干部子女的招生条件,实在刺眼得过分,给人以时光倒流N年之感。我查了很多大学的校内幼儿园招生公告,本校教职工子女之外,面向社会招生时,都只要求是片区内的适龄幼儿。虽然有些幼儿园,普通人家的孩子肯定很难进,但至少招生公告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要求“拼爹”

  新闻中的幼儿园,由闽南师范大学与芗城区共建。据2017年漳州市委主办的“漳州新闻网”发布的信息,闽南师大幼儿园项目拟建规模为用地面积10073.05平方米,其中幼儿园用地面积6718.14平方米,“建成后,将建成18个班的幼儿园,可容纳540个幼儿入学,将解决周边新增幼儿入学难的问题。”

  不难发现,该幼儿园建设之初非常明确,是要“解决周边新增幼儿入学难问题”。参与共建的当地政府,用的肯定也都是纳税人的钱。何以建成之后,居然开列出“在编在岗的干部其三代以内直系子女”的报名条件?即便是如今上了新闻头条,当地政府也很快做出调整,及时回应态度值得肯定,但从调整后的招生对象来看,周边普通居民的孩子貌似依然没有入园的资格。

  在被公众质疑之后,芗城区直机关党工委表示,原本拟将剩余学位用于招收芗城区现役军人子女、公安英烈和因公牺牲伤残公安民警子女、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人员子女、高层次引进人才子女、台商子女、在编在岗干部子女六类对象。如今,经听取媒体和网民意见,决定不将干部子女列入招生对象。

  换言之,六类招生对象变成了五类,干部子女和居民子女都没了入园资格。但该幼儿园片区范围内,到底有多少现役军人子女、英烈子女、消防员子女、台商子女,又何谓高层次引进人才子女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很让人困惑的是,即使调整了招生对象,依旧难掩“拼爹入园”的嫌疑

  公众质疑幼儿园招生只招干部子女,并不是说干部子女应被排除在招生对象之外,而是说,要把干部子女也当成普通孩子看待,改变入园就读游戏规则,体现政府出资共建幼儿园的公益性。可惜,当地似乎并不准备放开“拼爹”的门槛,最多只是换一个门槛。如此做法,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否会试图“暗度陈仓”

  众所周知,幼儿园“入园难,入园贵”问题沉疴已久,普通家庭想让孩子上一个好幼儿园,拼的不仅是财力,更是人脉关系、时间精力,提前通宵排队、托熟人递条子之类的新闻俯拾皆是。大学、政府共建的幼儿园,招生公告中居然公开要求“拼爹”,无论具体怎么拼,都是一种伤害,貌似在孩子们刚刚入园时,就已经被公权力区别对待了。

  为人父母者,当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平等对待,希望他们可以健康成长,保有那份单纯的童真和良好的做人品质。地方政府真正需要改变的,不是将干部子女和居民子女同等列入“歧视”范围,而是从根本上改变“拼爹施教”的教育观。